中国青年报:教育一直在讲“减负”,怎么学生还会这样?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该调查共实施了两次,调查时间分别是2009年和2016年,调查对象为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普通高中学生,2009年调查的四国学生的样本量分别为1868人、1020人、1314人、3379人,2016年调查的样本量分别为2499人、1540人、2015人、1800人。

中国青年报:这次研究结果给您的感觉是什么?

专家指出,中国学生的学习压力正面临由外在向内化的转变,并且同学之间的竞争压力容易造成孩子同伴关系的缺失,这都使学生“减负”任务更加艰巨,需要有关方面从根本上转变人才评价标准和价值观。

  我国高中生最容易产生“网络迷航”问题

孙宏艳:这种情况其实也挺可怕的。一方面可能跟我们的性格、文化有关系。孩子都是乖小孩,不会发泄,只能通过“躯体化特征”表现出来,比如烦躁、郁闷、睡不着。而像韩国学生他们压力也大,但他们会逃课、打架、摔东西。做这些行为的同时,他们也把情绪发泄出去了。中国孩子不太懂得怎么发泄,总这样就可能导致心理疾病。

在压力处理方面,调查发现,七成多中国受访学生有情绪低落、烦躁情绪,在四国中比例最高;近半数中国受访学生有“睡不着”的躯体化表现,比例低于美国。不过,中国受访学生中“不想去学校”、“想退学”和“逃课”等逃避行为或“破坏东西”、“骂人”、“打架”等破坏行为不多,而韩国则呈相反趋势,逃避行为和破坏行为比例偏高。在四国受访者看来,考试和学业压力都是引起上述负性情绪和不良行为的首要原因,并以中国比例最高。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高中生最容易在上网学习时产生“网络迷航”问题。上网学习时,经常出现“不知网上信息是否正确”“网上信息太多,不知如何选择”“被与学习无关的内容吸引”“无法准确检索到所需的学习资料或信息”等问题的中国高中生均有两成多,“不知网上学习方法”的也接近两成。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我们的高中生的第二大压力来源于自己?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近日公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研究”结果时指出,86.6%的中国受访学生认为自己的学习压力大或比较大,这一比例高于其他三国。

亚洲的高中课堂,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以课本为中心。例如,中国教师最习惯采用“认真按照课本内容教”,经常如此的达到94.1%;日本教师经常采取这种方式的也比较多,达到91.5%;韩国为79.8%;而美国教师,经常如此的仅37.2%。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调查显示,日本、韩国和美国受访学生认为学习压力大或比较大的比例分别为69%、74.8%和67.1%。中国学生的学习压力主要来源于父母的期望、自己的期望和同学的竞争。其中,认为父母期望带来学习压力的中国受访学生超过八成,这也是韩国和美国受访学生学习压力的首要来源;73.5%的中国受访高中生认为自身期望带来学习压力,排在压力源第二位;感到同学间竞争造成较大压力的中国受访学生有53.5%,而其他三国都只有两成左右。此外,就业情况、学习内容、家庭状况和老师要求也与中国受访学生的学习压力有关。

孙宏艳指出,调查显示中国高中生的学习方法还有待改进,50.9%的中国高中生会“将所学的东西自己归纳整理”,低于美国(55.6%),高于韩国(47.4%)和日本(39.0%);20.8%的中国高中生“只要结果对了,不太去考虑过程和方法”,低于美国(26.0%),高于韩国(10.8%)和日本(9.6%)。

孙宏艳:我们很多调查都有类似发现。比如在消费方面,我们发现他们的意识很好,会说很多很懂事和合理的话,但同样存在攀比、高消费、讲名牌等行为。很多人的知行不合一。

近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了《中美日韩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研究报告》(下称报告),在与其他三国的比较中,多项指标体现了中国高中生的特质。

德育讲究“知情意行”,就是对孩子的培养要从知识、情感、意志、行为四个方面来做。但现在的教育是脱节的,光教会了“知”。比如说孩子们都知道要热爱大自然,可能比父母说得还好,可这个情感真有吗?能变成行为乃至习惯吗?

42.8%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当班干部”重要,在四国中居于第三,高于日本(34.0%),但明显低于韩国(66.5%)和美国(63.9%)。在中国,随着学生的年级升高,愿意当班干部的越来越少。

孙宏艳:2000年和2005年,我们在相同的地方,用相同的题目做过两次调查。比较发现,孩子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了。他们的睡觉时间更少、写作业时间更多,休闲时间更少、上课外班的时间更多。这些年,教育部门确实一直在讲减负,学校也想了很多办法去落实,但收效不太明显。有人说,这是家长的问题,但我不认同。现在很多单位在用人上就追求高学历,招个出纳、文秘都要研究生。所以,最根本的恐怕是用人制度的问题,是全社会的人才标准问题。我们需要宣传科学的成才观和评价标准。这需要学校、家庭、自我等社会各个方面共同努力,不是单靠教育部门能完成的。

四国比较发现,中国高中生喜欢理科的比例最高(49.5%),其他依次是韩国高中生(42.3%)、日本高中生(37.1%)、美国高中生(36.7%)。;喜欢文科的学生,韩国比例最高(47.1%),其后依次是日本(42.8%)、美国(40.5%)、中国(31.9%)。

事实上中国孩子的底子是很好的。调查也显示,约半数中国学生表现出宝贵的好奇心、探究意识、独立思考和主动学习的精神。但现在教育可能存在的很多问题,慢慢消耗掉他们的很多“能量”,让孩子过早就开始“戴着镣铐跳舞”。

中国和美国教师最经常使用多媒体教学。美国教师经常使用的达到85.5%;中国教师经常使用的有87.8%;韩国教师经常使用多媒体教学的也有67.7%;但日本非常少,半数以上的老师几乎没有使用过多媒体教学,经常使用的仅为15.4%。

孙宏艳:这可能还是与学习压力大有关。他们每天可能8个小时都在学习,一旦坐在电脑前,就只想着玩了。而国外的孩子有很多玩的时间和机会。像日本,他们的校园活动特丰富,一个乡村学校都建有击剑馆、柔道馆,所以他们的孩子能把电脑当做学习工具。(记者
黄冲)

我国高中生最重尊敬老师,最不看重谈恋爱

中国青年报:我们一直讲“90后”是互联网的一代。这次调查却显示,只有39.3%的中国高中生能在家里自由上网。这一比例在其他国家都达到七成以上。

学习上遇到困难和疑问的时候,他们一般怎么做?中国高中生的选项中排序最高的三项依次是“问同学或伙伴”(85.1%)、“上网查询”(67.9%
)、“问学校老师”(66.3%),美国高中生的选项中排序最高的也是这三项,但都超过八成,彼此差距不超过3.2个百分点。

关于四国高中生的比较研究,今年已是第四年。对于此次研究结果,课题负责人之一、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在近日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用了“喜忧参半”四个字来表达她的总体感受。

高中生遇到学习压力后主要表现在情绪上以烦躁、情绪低落、绝望为主,在心理上以逃避、自卑为主,如不想去上学、想退学、想逃课等,在行为上以睡不着、想喊叫骂人为主。

中国青年报:报告发现,中国高中生有负面情绪的比例在四国中最高,但有“逃课”、“骂人”、“打架”等行为的却很少。好像我们的孩子特别有自制力,这是好事吗?

与大众认知不太一样,大多数中国高中生对学习的情绪体验是积极的。76.6%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喜欢学习,排序第一,而日本(32.7%)、美国(31.9%)和韩国(30.6%)均只有三成左右。中国高中生表现出对求知过程本身具有直接的兴趣。调查同时显示,53.2%
的中国高中生“时常带着疑问或好奇心,努力去弄明白”,明显高于其他三国,美国、日本、韩国依次为34.8%
、12.3%和10.5%。

孙宏艳:中国高中生的状况总体上相对乐观。他们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但在很多方面也有优势。例如这次调查发现,中国孩子的好奇心、学习态度、学习行为就很突出。还有一点特别有意思,中国孩子说自己特别喜欢读跟考试有关的书。这可能跟他们的课业压力有关。

“网络环境中长大的青少年,更容易被各种媒体分散注意力。”报告称,有35.1%的中国高中生“在家一边看电视或听音乐一边学习”,虽然比例超过三成,但还是四国中最低的,美国、日本和韩国则分别为69.6%、65.6%和55.5%;有24.5%的中国高中生“在家一边玩手机一边学习”,这一指标也是四国中最低的,美国高达70.6%,韩国和日本分别是41.7%和41.0%。

中国青年报:为什么他们不会用电脑来学习?

我国高中生感觉学习有压力的比例最高

孙宏艳:中国孩子不能自由使用电脑,一部分是因为全家就一台电脑,不过更多的情况是因为家长不让用。现在不少父母、老师谈网色变。我见过有家长出门时,把电脑键盘拆下来带走。互联网确实存在问题,但“90后”是互联网下长大的一代,互联网甚至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要让他们彻底逃避网络,是不可能的。

有这样一组数据非常有意思,有18.5%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在学校生活中“谈恋爱”重要,远低于其他三个国家,排序第三的美国为27.5%,韩国比美国几乎翻了一倍,为45.8%;日本则过半,为55.5%。

孙宏艳:他们把别人对他们的期望变成了对自己的期望,这样等于把压力内化了。我们发现,中国孩子对自己成绩的满意度特别低。有84.1%的中国学生对自己的学习成绩感到不满意。美国的高中生正相反,82.1%的人对自己的成绩感到满意。

“虽然中国教师组织校外参观体验最多,但显然未能满足学生多样化的体验需求,提示我们在体验式教学方面仍需改进。”孙宏艳分析。

孙宏艳:当然“减负”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同时我们也要给孩子一些支持性的东西,让孩子在学校、家庭感受到支持、理解和关爱。我们要给他们一个宣泄的机会。这样,他们就会觉得再苦再累也没关系。但现在,孩子们不容易跟学校有亲近感,一些孩子每天几乎就只是在吃饭时和父母坐下来聊天。在那时,父母可能说得更多的还是“考了多少分”,考不好的也许还会被批一顿。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会觉得很无助、很孤独。

仅三成中国高中生对自己的学习成绩满意,满意度远低于美国。美国高中生对自己成绩满意的比例最高(77.8%),而中国高中生(29.2%)、韩国高中生(25.0%)、日本高中生(20.5%)对学习成绩满意的均不足三成,与美国高中生差距悬殊。

中国青年报:都成“小大人”了?

父母期望、自我期望是四国高中生学习压力的主要来源。

华夏高级中学子的压力是四国中最大的,86.6%的炎黄选取访谈学子以为本身的就学压力大或一点都一点都不小。孙宏艳:压力来源主要有三个。第一个压力来源于他们的父母,24.5%的中国父母都希望孩子考班级前十名,这个数据是四国中最高的;第二个压力来源于他们自己,这说明他们的压力已经从外部走向内部,渐成心理定势;第三个压力来源于同伴,本来同伴是应该互相帮助的,但现在有不少孩子做了习题怕同学知道,课外班也偷偷地上。他们把同伴看做敌人和竞争对手了。这对他们的合作意识培养是有害的。

美国高中生信息化程度最高!六成多美国高中生经常上网收集查询学习资料,近六成经常使用word等文字处理软件写文章,五成多经常上网看新闻,四成多经常在网上和老师或同学交流学习问题,三成多经常使用电脑或手机软件学习、使用PowerPoint等软件演示文稿。

中国青年报:但我们总不能鼓励孩子逃课、打架吧?

日本高中生写作业2小时以内的比例最高,合计89.2%,其次是韩国(86.9%)、美国(59.8%),中国位居最后(44.7%)。可见,日韩高中生作业压力较小。

中国青年报:报告指出,中国高中生的压力是四国中最大的。是什么导致了他们的压力?

“美国高中生对网络学习效果的评价最正面,91.6%的美国高中生认为上网学习是有效的;其次是韩国高中生,73.2%的韩国高中生对上网学习持正面评价;中国和日本认为上网学习有效的比例略低,分别为67.6%和65.4%。”报告指出。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我们的孩子不善于用电脑来学习。用电脑学习的比例远低于其他国家的孩子。中国高中生更多是用电脑玩游戏、聊天,偶尔看看社会新闻、花边新闻。但在互联网时代,不会用互联网学习,意味着我们的孩子在学习方式上,比其他国家的孩子落后。这是一个潜在的危机。

96.7%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尊敬老师”重要,为四国最高,与美国(95.0%)相差不大,但明显高于韩国(86.8%)和日本(65.9%)。

还有一点挺有意思,在喜欢的课程上,咱们的孩子更喜欢语文、数学、外语等与高考密切相关的课程,其他国家的孩子则对音乐、美术等课程更喜欢。在我看来,中国孩子的“喜欢”,也许并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一种“理智”的喜欢。从这个角度,你也可以感受到中国的孩子更成人化。“成人”的一个特征就是,懂得自我克制和约束。

没有上述各种感觉的比例,日本高中生最高(14.8%),其次是韩国高中生(13.0%)、美国高中生(11.4%),中国高中生最低(7.7%)。这说明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因学习压力产生的各种负面感觉更多。

“中国高中生学习的自主性意识显著高于日韩美三个国家,在自主学习、独立解决问题、主动复习和主动延伸学习等几个方面都在四个国家中居于首位。”4月8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研究报告》。该报告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艾迪资源系统公司联合实施。

中国高中生对体验活动的喜爱程度最高。值得关注的是,喜欢志愿者活动的中国高中生有六成多,略低于美国,高于韩国和日本。

“不同的是,中国高中生受同学竞争影响大,美国高中生受老师要求影响大,韩国高中生受就业状况影响大,日本高中生受学习内容难度影响大。”孙宏艳说。

孙宏艳对此分析:“美国开放式的、鼓励性的教学方式使学生对自己在学校的综合表现评价更积极。”

原标题:中国高中生:尊师 自助 好学 压力“山大”

“中国和日本高中生参与体验活动较少。”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孙宏艳指出,过去一年中,82%的韩国高中生、75.9%的美国高中生参加过志愿者活动,中日高中生参加志愿者活动的比例则远远低于美韩,仅略超过三成,差距相当大。

接近六成的美国高中生(59.1%)认为自己的综合成绩位于上等、中上等,位居第一。其他三国中,认为自己的综合成绩处于上等、中上等的比例,中国位居第二(44.0%),韩国高中生位居第三(37.9%),日本高中生比例最低(30.9%)。

中国教师最经常“使用习题集大量做题”,经常如此的达70.3%,美国、日本、韩国使用题海战术要少得多,经常使用的比例分别为49.3%、46.6%和39.7%。

在学习中遇到困难时,中国高中生选择求助自己的比例最高,“自己看书学”的有63.1%,韩国、日本和美国分别为57.9%、45.0%和24.9%;中国高中生选择求助家长的比例最低,“问家长”的有8.9%,美国、韩国和日本分别为58.0%、14.0%和13.2%。

美国高中生确定未来职业理想的比例最高,中国高中生最低。美国高中生确定职业理想的比例最高(81.6%),其次是韩国高中生(69.1%)、日本高中生(58.1%),中国高中生比例最低(52.4%)。“中国高中生确定未来职业理想的比例较低,或许说明中国高中生并不是不考虑职业理想,更可能是因为缺乏职业指导,使他们对自己的定位不够准确,不了解一些职业的发展趋势,因此还不能确定。”孙宏艳分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章正)

在四个国家中,美国教师让学生进行“个人研究性学习”的比例最高,62.6%的美国高中教师经常让“学生个人选定主题、收集调查、归纳、表述”,高于中国(45.2%)、韩国(28.7%)和日本(16.7%)。

多数国家高中时会给学生分文理科,像美国那样高中不分文理科的学校,学生会有不同的倾向性。中国高中生喜欢理科的比例最高,喜欢文科比例最低。

中国高中生感觉学习有压力的比例最高,很有压力、比较有压力的比例合计为81.3%,其次是美国高中生(75.9%)、日本高中生(68.6%)、韩国高中生(65.2%)。

我国对高中生的作业量并没有统一规定。中国高中生每天写学校作业2小时以上的比例超过半数,在四国中比例最高。其中,每天用2~3小时的比例接近三成(27.0%),用3~4小时的比例接近两成(16.3%),4小时以上的也有一成多(12.1%)。

调查表明,我国高中生仅四成经常上网看新闻,三成多经常使用电脑或手机软件学习、经常上网收集查询有关学习的信息或资料,约两成经常上网观看教学视频、经常在网上和老师或同学交流学习问题。

调查显示了一种耐人寻味的现象是,中国高中生最看重尊重老师,最不看重谈恋爱,仅四成认为当班干部重要,体现领导力意识的缺乏。

中国高中生学习压力来源中排前三位的分别是父母的期望、自己的期望、同学的竞争;美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主要来自父母的期望、老师的要求、自己的期望;日本高中生的学习压力主要来自自己的期望、学习内容太难、父母的期望;韩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主要来自就业状况、父母的期望、自己的期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