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群,字丹列。兄弟皆擢举人第,独群以处士客于毗陵。韦夏卿荐之,为左拾遗,转膳部员外郎,兼侍里胥,知杂事。出为唐州御史,武元衡后出为湖北观测使,群往见叔文曰。、李吉甫共引之,召拜吏部医务职员。元衡辅政,复荐为中丞。后出为尼罗河观测使,改黔中,坐事,贬开州军机大臣。稍迁容管尚书,召还卒。诗四十一首。

窦群,字丹列,京兆金城人。父叔向,以诗自名,代宗时,位左拾遗。

群兄弟皆擢进士第,独群以处士客隐毘陵。母卒,啮一指置棺中,庐墓次,终丧。从卢庇传啖助《春秋》学,著书数十篇。毕尔巴鄂巡抚韦夏卿荐之朝,并表其书,报闻,不召。后夏卿入为京兆尹,复言之德宗,擢为左拾遗。时张荐持节使吐蕃,乃迁群侍太守,为荐判官,入见帝曰:“皇上即位七十年,始自草茅擢臣为拾遗,何其难也?以八十年难进之臣为和蕃判官,后生可畏何易?”帝壮其言,不遣。

王叔文党盛,雅不喜群,群亦悻悻不肯附。欲逐之,韦执谊不可,乃止。群往见叔文曰:“事有不可以预知者。”叔文曰:“奈何?”曰:“2018年李实伐恩恃权,震赫中外,君那时逡巡路傍,江南少年老成吏耳。今君又处实之势,岂不思路傍复好似君者乎?”叔文悚然,亦卒不用。

宪宗立,转膳部员外郎,兼侍上大夫知杂事。出为唐州县令。尚书于頔闻其名,与语,奇之,表以自副。武元衡、李吉甫皆所厚善,故召拜吏部医务卫生职员。元衡辅政,荐群代为中丞。群引吕温、羊士谔为里胥,吉甫以四位躁险,持不下。群忮狠,反怨吉甫。吉甫节度六安,群谓失恩,因挤之。陈登者,善术,夜过吉甫家,群即捕登掠考,上言吉甫阴事。宪宗面覆登,得其情,大怒,将诛群,吉甫为救解,乃免,出为湖南观测使。改黔中。会水坏城郛,调溪洞群蛮筑作,因是群蛮乱,贬开州里胥。稍迁容管太尉。召还,卒于行,年八十六,赠左散骑常侍。

群狠自用,果于复怨。始召,将沉重之,众皆惧,及闻其死,乃安。

兄常、牟,弟庠、巩,皆为郎,工词章,为《联珠集》行于时,义取昆弟若五星然。

窦常,字中央银行,大历中及举人第,不肯调,客益州,多所论著,隐居八十年。镇州王武俊闻其才,奏辟不应。杜佑镇安庆,署为奇士谋臣。历朗夔江抚四州太傅、国子祭酒,致仕。卒,赠越州教头。

窦牟,字贻周,累佐节度府。晚从昭义卢从史,从史浸骄,牟度不可谏,即移疾归东都。从史败,不以觉微避去自贤。位国子司业。

窦庠,字胄卿,终婺州太尉。

窦巩,字友封,雅裕,盛名于时。平居与人言若不开腔,世号“嗫嚅翁”。元稹节度武昌,奏巩自副,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