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褧,
字显夫,大都宛平贡士,授秘书监校书即,改翰林编修。后至元五年累官监察尚书,出佥达州宪,改西台都事,入为翰林待制,迁国子司业,擢翰林直大学生,兼经筵讲官。卒赠范阳郡侯,谥文清。着有《燕石集》。

秋千架底过冬至,贵婿除官促远行。整理春衣单骑去,落花风里暮砧鸣。——蜀国·宋褧《无题》

积祸丘山重莫蠲,君恩如海听南迁。品流悬绝昌黎叟,同样蓝关马不前。——齐国·宋褧《闰十4月七十五十日喜雪四首》

1人选一生

无题

元代:宋褧

宋褧(1294-1346卡塔尔,
字显夫,大都宛平人。泰定元年举人,授秘书监校书即,改翰林编修。后至元四年累官监察知府,出佥四平宪,改西台都事,入为翰林待制,迁国子司业,擢翰林直硕士,兼经筵讲官。卒赠范阳郡侯,谥文清。著有《燕石集》。延佑中,挟其所作随想,从其兄本入京师,受到元明善、张养浩、蔡文渊、王士熙方等我们的慰荐。至治元年,兄诚夫登贡士第风姿洒脱,后四年显夫亦擢第,出于曹元用、虞集、孛术鲁翀之门,时士论荣之。

宋褧

麈尾高挥演大乘,火云不散愈崚嶒。漫同三岛吟诗客,閒访重峰醉酒僧。翠竹阴移凉梦远,碧莲香散暮云凝。归途未即天瓢注,犹有长风解午月。——明代·岑安卿《重峰寺祈雨后简李元善二律》

重峰寺祈雨后简李元善二律

何时先生起九原,已将灵气返山川。论诗转觉庾陶近,佐主终惭稷契贤。拱木笙竽犹落日,荒丘翁仲只寒烟。那个时候故物天平山在,提及英雄意惘然。——西晋·李孝光《过□□□□□□》

过□□□□□□

白发安阳老,玉堂清昼閒。声大名鼎鼎,翰墨落世间。才俊贾尚书,行高元苍岩山。独怜江海客,尊酒夜阑珊。——明清·李孝光《次韵虞大学生见寄》

次韵虞学士见寄

元代:李孝光

白发邵阳老,玉堂清昼閒。声赫赫有名,翰墨落人间。

才俊贾通判,行高元石表山。独怜江海客,尊酒夜阑珊。

1

闰十十二月七十24日喜雪四首

元代:宋褧

宋褧(1294-1346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
字显夫,大都宛平人。泰定元年进士,授秘书监校书即,改翰林编修。后至元八年累官监察太尉,出佥双鸭山宪,改西台都事,入为翰林待制,迁国子司业,擢翰林直学士,兼经筵讲官。卒赠范阳郡侯,谥文清。著有《燕石集》。延佑中,挟其所作诗歌,从其兄本入京师,受到元明善、张养浩、蔡文渊、王士熙方等行家的慰荐。至治元年,兄诚夫登进士第少年老成,后四年显夫亦擢第,出于曹元用、虞集、孛术鲁翀之门,时士论荣之。

宋褧

顶级贵宾713线路——元朝·宋褧《闰十1月三十一17日喜雪四首》,元至治元年左榜状元、翰林国史院修撰宋本弟。凤不来兮辽南海,高台已荒天未改。那时别舜返昆丘,怎么样一去五千载。世间岂无青琅玕,孤栖未必天霜寒。致君尧舜笔者有术,来仪好向虞廷间,凤兮凤兮今当还。——唐代·李齐贤《题70%台》

题十分八台

意随流水行,却向青山住。因见落花空,方悟春归去。花飞岂解愁,愁之损年华。请观未蕊时,什么地方得飞花。山手段客笑,山鸟唤人鸣。相逢本有时,花鸟亦何情。——武周·宋濂《古辞四首
题亭上壁三首 其三》

古辞四首 题亭上壁三首 其三

西林子元子,触热又何之。一语未深契,瓣香还为什么人。月庭秋影满,云阁定□迟。倘有相思句,因风幸见贻。——北周·岑安卿《送康穆庵游浙右诸山》

送康穆庵游浙右诸山

元代:岑安卿

西林子元子,触热又何之。一语未深契,瓣香还为什么人。

月庭秋影满,云阁定□迟。倘有相思句,因风幸见贻。

1

元至治元年左榜状元、翰林国史院修撰宋本弟。泰定元年擢进士,除秘书监校书郎,安南大使朝贡归,选充馆伴使,改翰林国史院编修官。詹事院立,选为照磨,寻辟都督台掾,转大禧宗禋院照磨,迁翰林修撰。至元初,擢监察军机大臣,出佥中卫廉访司事,改海南行台都事。寻召拜翰林待制,迁国子司业,与修宋、辽、金三史,拜翰林直硕士,寻兼经筵讲官。卒年八十有三,赠国子祭酒、范阳郡侯,谥曰文清,有《燕石集》。显夫自少敏悟,出语惊人。延佑中,挟其所作随想,从其兄本入京师,受到元明善、张养浩、蔡文渊、王士熙方等行家的慰荐。至治元年,兄诚夫登贡士第大器晚成,后四年显夫亦擢第,出于曹元用、虞集、孛术鲁翀之门,时士论荣之。

2注重文章

宋褧着有《燕石集》十一卷,参预了《宋史》的编制。

雨意愔愔,种花天气,卖饧哪里春箫。秋分故洗,车马正连朝。对酒唱、归时多忘,惜华心、醉后偏饶。凝云暮,青楼帘卷,几度对魂销。无聊。空怅望,东阑雪剩,北郭香飘。梦江南行乐,水远山遥。深院宇、绿窗啼鸟,晴桐月、宝月良宵。秋千外,柳风柔小,无力着春娇。

魂黯雪山,泪零风野,转头三度立春。感今怀旧,何事不伤情。文学和文学共、梁园书几,枭虑对、湓浦灯檠。径行处,洞庭彭蠡,同载赴瑶京。才名。人尽羡,朝家大宋,陆氏难兄。但驽骀小李,少后前程。九里侧柏、何论高下,紫荆花、早变枯荣。微衷苦,乱峰如树,幽恨什么日期平。

正献与予尝同寓汴中朝元宫一年,又尝客连云港,值初夕,共博而守岁,后同归京师赴举。

底事关怀苦。便凄然、泣下如雨。倚金台独立,揾香无主。肠断封家相妒。乱扑簌骊珠愁有许。向下午、铜盘倾注。便不似、红冰缀颊,也湿透、仙人烟树。罗绮筵前,木丹花下,淫淫常怕凤脂枯。比邢台年少,江州司马,多少定何人如。照破别离心理。学人生、有情酸楚。想洞房佳会,最近寥落,什么人能暗收玉箸。算独有金钗曾巧补。轻湿了、粉痕依然。愁思减、舞腰苗条,清血尽、媚脸肤腴。又恐娇羞,绛纱笼却,绿窗伴作者检诗书。更休教、邻壁偷窥,幽兰啼晓露。

木王者香慢

唤山灵一问,螺子黛、是哪个人供。画婉变双蛾,连任八字,雨澹烟浓。澄江婵娟玉镜,尽日日夜夜照娇容。只为古今陈迹,四遍愁损渠侬。千年颦蹙漫情锺。惨绿化地带云封。忆赏月天仙,然犀新秀,此恨难穷。持杯与、山为寿,便张开、修翠恣疏慵。要似绛仙媚妩,更须岚霭空蒙。

山含烟素,波明霞绮,DongFeng太液池头。马似游龙,车如流水,归人何暇夷犹。丛薄拥金沟。更萧萧宫树,调弄季秋。十里烟波,几双鸥鹭两渔舟。暮云楼阁深幽。正砧杵丁东,弦管咽啾。澹澹星河,荧荧灯火,临时清景难酬。立时试冥搜。填入耆卿谱,摹写风骚。明日重来柳下,携酒教名讴。

红螺香滟金茎露,清兴溢璇霄。玉盘光冷,云鬓雾湿,丹阙烟销。□□此夜,早些年明亮的月,何似今宵。西风唤笔者,瑶阶大捷,绮槛吹箫。

中华佳丽明光锦,生出卢员外。四筵都爱,西山眉翠,太液瞳神。他年应是,斗鸡走马,紫陌俗世。那回休更,燕秦树栗,江浦垂纶。

送辽西宪孙掾还司,延祐辛丑路南区作

紫髯如戟霜台掾。风生彩笔来行县,邂逅海国外。盍簪能哪天。柳梢春尚冷。无物堪持赠。为完美落幕中莲。殷勤寄短篇。

西风落日丹阳道。竹冈松阪相环抱。何地最多情。练湖秋水明。驿城那惮远。佳句初开卷。寒雁任相呼。羁愁一点无。

卫州道中至元五年十7月,与八儿思不花教头同行,按行黑龙江四道

两歧流水清如酒。草根风蹙冰皮皱。雪净太行青。联镳看画屏。按行多雅志。解起澄清志。回首五云天。东华尘似烟。

北芒古冢纷无数。崔嵬罗列成山阜。哪个地方断碑横。无人知姓名。今坟如蚁垤。回首成磨灭。今古两堪哀。停骖酹绿苔。

春从天空来

帝敕仲月。拥丹穴仙雏,表瑞升平。天上公子,齐岱精英。玉树照映神京。渺翩翩纨裤,有什么人似、闲气玄成。妙才情。擅锺王笔意,韦杜甫的诗声。薰风黑头初度,笑时世纷繁,舞雪歌莺。燕子帘栊,葵榴庭院,天壤至乐难名。邈轩裳奕世,青云步、紫绶华缨。七千龄。看缁衣老爹和儿子,赤舄公卿。

春从天空来

至元三年戊午三朝大寒,将为山合法宪,按部至应城县,作此词奉寄许可用大参,陈景议宪副

旭日暾暾。烂春饼堆盘,寿酒盈尊。玉帛交错,襟佩翩翻。想像虎豹天门。霭蓬莱云气,布淑景、渐遍乾坤。黯销魂。杳洋洋韶濩,赳赳櫜鞬。升平万方元会,念去国孤怀,盛事什么人论。黄阁儒臣,乌台旧客,会是执法调元。望薄骚小邑,才咫尺、寂莫山村。抚婵娟。料梅边倾倒,回拜天恩。

寿刘时中3月二十又九二日

绣陌径新雨。致升平、五弦琴里,薰风吹户。夏馆深沉晨容好,宝鼎红云香雾。还又是、逋仙初度。畴昔骖鸾骑赤凤,溯西清、佳处凌云步。天壤外,快豪举。遨游又作湖山主。百千回、笑谈诗酒,盘桓容与。未信星星能侵鬓,青镜小运如许。毕竟到、广寒天府。多少文章真工作,鹤南飞、自愧无佳语。弦宝瑟,劝霞醑。

徐复初池亭听雨轩,至治丁卯时,予将之长江

银竹能宫羽。向荷盘、跳珠腷膊,花奴羯鼓。浏浏泠泠春泉□,滴尽槽头香醑。爱徽处、遗音太古。暗度松筠时淅沥,恍吴娃、昵枕传私语。君试听,有佳趣。主人未解离愁苦。对孟秋、芭蕉头巨叶,梧桐高树。梦断罗裙天如漆,一寸乡心凄楚。点点是、寂寥心境。前些天孤舟成独往,越来越美观、长夜潇湘浦。凭曲槛,且容与。

暖风金鼎香醽醁。想像人如玉。大江南北两心期。尔汝忘形,如愿定哪天。相公正自章台柳。寿相人希有。吟余时复饮丹砂。何供给仙,远访稚川家。

十年久共春梅别。乍见殊佳绝。腊前风景雨中天。翠竹青松,恰似映清妍。繁枝开遍香成阵。触目忘离恨。玉人什么人使似冰肌。酒罢歌阑,生龙活虎晌又相思。

送张仲容过维扬,复之金陵成婚,孟月二五日出京,是其寿日也

缓摇鞭。销魂桥的上面留连。恰春波、鸭头新绿,仓皇便买吴船。就华堂、溶溶寿酒,作绣陌、草草离筵。倾盖论交,分袂怨别,春风秋月仅经年。都门道、纷纭轻薄,余子正堪怜。郎君妙,心期湖海,意气云天。便明代、拂衣径去,天涯幽恨无边。暮维舟、沙鸥扬雪,春市酒,淮柳垂烟。绿水迢迢,流无虑山隐约,新疆云拥洞房仙。对青海湖、烟浓雨澹,少小占芳妍。归来好,扶摇七万,水击六千。

望月婆罗门引

短衣乌帽,京尘眯目强钻头。梦之中八表神游。今天国家佳处,便欲贾胡留。爱峰岚滴翠,广元涵秋。断霞渐收。见隐约两蛾愁。辛亏黄华烟树,秋浦沙鸥。相看依然,但憔悴潘郎俗状羞。孤负却、啸傲林丘。

水调歌头

寄诚夫兄在江南,时兄在史馆校仇先朝实录

登车就长路,晓安庆皇州。风吹紫荆花落,那更别离忧。咫尺天南北,想像云窗雾阁,人在古瀛洲。粉笔校书罢,乌帽拂尘游。出银台,心浩浩,思悠悠。俗尘万事姑置,食邑素封侯。收拾金銮遗事,记取玉壶清理电话,其他复何求。勋业美观镜,绿鬓不禁秋。

无数好山攒碧树。山下邮亭,亭下牵舟路。山色娱人相指顾。时时又被滩声妒。寒日生活轻巧度。云去云来,那更探讨雨。强把羁愁排遣去。黄金年代尊酒尽野三坡暮。

门外尘寰溪上竹。竹似琅玕,溪水清如玉。溪上主人情不俗。多适当时候常能无肉。千载高标成倏忽。六逸飘然,君为追遐躅。莫向溪边闲濯足。作者知孩子歌难续。

武陵客舍小酌,与田夫相对酬酢,闻农师子喜诸人方饮他所,欢甚花台竹坞。对雨罗尊俎。邂逅田翁同笑语。问讯村墟禾黍。酒徒咫尺高阳。粉营狎坐飞觞。风度翩翩种麴生风味,不知何人弱哪个人强。

松树乌柏。寒日来车厩。满目山明仍水秀。忍听玉骢驰骤。画桥掩映山庄。酒旗挥舞林塘。辛亏莺湖春色,笑人不暇飞觞。

题杨补之施篷墨梅,卷中她诗有忍寒背篷立之语

常记剡溪前度。坐拓船窗窥觑。棹进任舟移,行尽粉香千树。佳趣。佳趣。篷背诗人哪处。

夕阳吴江驻画桡。招提佳处暂逍遥。海风吹面酒全销。曲沼芙蕖秋的的,小山丛桂晚萧萧。何时容作者夜吹箫。

生长升平鹤发翁。儿郎衣采照方瞳。晨昏甘旨凤城中。缓步不须鸠杖策,酡颜时藉蚁杯烘。懒将遇到应非熊。

万瓦轻霜爱日明。游丝来往似春晴。幽禽弄暖百般声。斑竹乍翻经夏箨,绿池犹泛过秋萍。溪桥何人共探梅行。

至元八年十二月七十又二十九日,苏伯修里正举一孙子。以予同治帝久交,且三子名梯云、拏云、步云者,方成童就传,乃求仿吾儿制名,遂命之曰来云。继徵词以记取,赋此以赠。儿已满弥月矣,令尹作包面会,并书呈席上诸公

绀宇瑞烟浮。仙童小,高举觅真游。□霞绚九光,徘徊若木,日宣五色,照耀瀛洲。人争睹,翱翔趋绛阙,夭矫上海越剧团丘。几度骖鸾,峨眉东畔,临时跨凤,恒岳南头。何事暂夷犹。尽青冥远览,碧落奇搜。不数薰香娇媚,傅粉娇羞。笑襁褓襜褕,尘寰羊祜,桑弧蓬矢,地上齐州。剩费通家小字,衮衮公侯。

竹院松庭。犬吠鸡鸣。被田家、画出升平。庄园掩映,鞍马经行。怅暮天低,寒日澹,晓风轻。浮世浮名。役使神形。顿时间、鬓变星星。不忧不惧,无辱无荣。爱水边渔,林下隐,陇头耕。

槲叶风乾。桕叶霜殷。浅坡陀、路线回环。喜投公馆,暂卸征鞍。对竹萧森,松夭矫,菊斓斑。岁晏天寒。何人共清欢。过黄昏、愁恨多端。烛花渐暗,炉火将残。更雁声哀,砧声急,雨声繁。

减字木王者香

宪掾黄君美弄璋,援苏伯修教头例,乞名其子,命之曰升云,时7月二十日,寿席醉赋

春空霭霭。儿解飞腾窥五采。小编制佳名。异姓他年叙弟兄。作者须白早。亦愿儿年如本人老。安步当车。终到蓬莱最上层。

绀碧峙晴空。态度分明巧差异。櫑具神君三四辈,乘龙。冠佩翱翔赴紫宫。楼观远玲珑。舞凤蹲猊刻镂工。一笑斜川痴老子,奇峰。便入南窗诗句中。

阳节三十一日君美弄第二雏,仍前例名之曰凌云,赋此以赠

头玉太硗硗。江夏无双世胄遥。好是三生仙骨重,丛霄。曾侍玄君绛节朝。咫尺趁扶摇。直上鹏程挹漠然置之杓。他日挥毫能作赋,飘飘。学取达卡驷马桥。

至元七年十一月十29日,李重山宪副寿日。是日,适台使赉玺书,奖谕风宪至长治,遂大宴合乐。重山号梅庭主人,所居官舍,即旧水犀亭,久扁香宇。

桂宇散秋香。咫尺梅庭十一月阳。红叶菊华风致好,华堂。不如平常进寿觞。褒诏灿龙光。百丈苍官□丈霜。信是天恩宽似海,徜徉。就趁笙歌入醉乡。

新正景陵道中,兼旬阴晦

野烧回青,溪梅褪粉。路旁新柳米白嫩。连阴未放碧波明,峭寒尚阻东风信。咿轧肩舆,飘萧蓬鬓。病余怀抱无风采。采笺何暇写闲情,绿尊无分排孤闷。

水乡春生,葑田青接重湖浅。鸳凫弄暖。得意烟波远。阴道元宵节,晴望花朝转。轻电扇。群芳开遍。应过京山县。

题应山县城南渡蚁桥,桥东数步法与寺,即二宋读书处

十万蚂蚁过两堤。一双丹凤上帝池。科名已向生前定,阴德仍从暗里窥。龙虎榜,鹡鸽诗。同胞同甲照当时。同宗盛事嗟微异,后折蟾宫向下枝。

至元六年四月望日,登安陆白云楼,楼今为分宪公廨。城中有楚先生宋子渊故宅与池,其井名琉璃,井有兰台故基

屹危阑、郢都西南,滔滔汾西藏去。兰台陈迹何从访,废宅芳池凝伫。愁绝处。空独有、琉璃眢井蛙声聚。千年遗绪。邈白雪宫商,威信襟量,恍惚可神遇。英灵在,应念诸孙莽卤,Sven徼福如许。蕙肴兰藉椒浆奠,屈景幽魂同赴。惊节序。却邂逅春深,不识悲秋苦。抚今怀古。漫醉墨淋漓,狂歌凄晚,和者应广大。

乌石驿中长夜,小金山下新春。淮堧萧寺麦商节。十载三遍蒙受。后天汉南官舍,光阴不得留连。曾几何时文酒再聚会。莫待白头皱面。

3人物评价

后人评说其诗“务去陈言,虽大堤之谣,出塞之曲,时或驰骋乎江文通、刘越石之间。而燕人凌云不羁之气,慷慨赴节之音,风姿罗曼蒂克转而为清老将伟之作,齐鲁老生不可能及也”。“清新自然,间出奇古,若卢仝、李昌谷之流”,“精深幽丽,而专长讽谕,用成一家之辞”云云。褧亦是着名的国学家,与修《宋史》等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