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尼布楚条约》签订后,沙俄利用其所带来的和平时期,大力发展了对华商业贸易。那时经常有俄国商队来华,每个商队有数十人到数百人不等。他们携带毛皮之类的货物,到中国换取金、银、锦缎、棉布等,获得巨大利益。1691年以普洛特尼科夫为首的俄国商队来华,售出货物总值七千五百六十二卢布,带回去的中国货物总值达二万三千五百九十一卢布。后来莫洛多伊为首的商队,也以价值五千五百九十二卢布的货物,换回了价值一万二千七百四十五卢布的中国货物。

恰克图条约究竟是不是平等条约?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6-07-20/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恰克图条约是平等条约吗
公元1727年秋天,清政府与俄国签订了《恰克图条约》,之所以签订此项条约,主要是俄国政府对之前所签订的中俄《布连斯奇界约》有疑议,因此有关条约方面的内容需要重新协定,因此便重申了《恰克图条约》。这项条约不仅重新划分了中俄

恰克图条约是平等条约吗

公元1727年秋天,清政府与俄国签订了《恰克图条约》,之所以签订此项条约,主要是俄国政府对之前所签订的中俄《布连斯奇界约》有疑议,因此有关条约方面的内容需要重新协定,因此便重申了《恰克图条约》。这项条约不仅重新划分了中俄两国的领土边界,而且还加入了一些商贸条件。

顶级贵宾713线路 1

很多史学爱好者对《恰克图条约》都很有研究,却并不知道恰克图条约是平等条约吗?下面就结合恰克图条约的主要内容来讨论一下恰克图条约的平等性。《恰克图条约》主要确立了俄国宗教文化以及商贸团队在中国的地位,同时,该条约还重新划分了清政府与俄国的国土边界,但总的来说,此条约对俄方有利而对清政府无利。

首先,在领土方面,恰克图以及鄂尔怀图山本来就属于中国的领土,但是在条约中,俄国强行将两国分界线改变,认为从恰克图为国界起点,自西向东,也就是从沙毕纳依岭到额尔古纳河以北的所有区域均为俄国国土,而在此之前,这片国土一直由清政府管辖。至此,清政府失去了贝加尔湖以南的10万平方公里土地。

其次,在宗教方面,中国有权不容纳俄国东正传教士,但在条约中规定,中国应当允许俄国传教士至少3人在北京进行传教,并且在传教期间,中方应当承担起俄方传教士生活起居的全部费用。最后,在商贸方面,俄国商贸团队每隔3年可以自由出入北京进行贸易一次,但商队人数需控制在200人之内。恰克图条约是平等条约吗?这个问题已经毋庸置疑了。

恰克图条约签订背景

1727年,中国清政府与俄国沙皇政府为了解决蒙古边境问题在恰克图草原签订了《恰克图条约》。这条条约内容涉及两国的经济贸易、宗教、政治、文化等方面,有效的遏制了俄国侵略中国的野心,使得中俄边境保持较长时间的安宁。那么,恰克图条约签订背景是什么?

顶级贵宾713线路 2

1697年俄联邦对华输出物品资总公司值为四十五万卢布,中夏族民共和国野史。中俄边境问题历史悠久,但是在清朝以前都是相对的稳定。在西方第一次工业革命后,帝国主义开始对我国进行领土肆意的侵略抢夺,俄国也想从中获利,所以不断的在蒙古边界挑起事端。

当时中国仍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对于沙俄的侵略清政府通过割地赔款求和,这导致沙俄的野心越来越大。《恰克图条约》是继《尼布楚条约》后,中国与俄国签订的第二条边境条约,当时的俄国凭借《尼布楚条约》,想要蚕食吞并中国领土。清朝政府与俄国沙皇政府进行多次的交涉,但是俄国置之不理,仍继续侵略中国领土。

在雍正年间,中俄边境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清政府担心沙俄政府继续侵略会对我国的边境贸易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清政府中断俄国与中国的贸易路线,使俄国的贸易经济遭受很大的损失,这时沙俄政府才愿意跟中国谈判。沙俄政府于雍正四年派遣驻华大使萨瓦务拉来华谈判,而中国出席谈判的是吏部尚书察毕那﹑理藩院尚书特古忒﹑兵部侍郎图理琛,经过长达6个月的艰难谈判协商,双方终于确定好条约内容,并且在恰克图签约。

恰克图条约内容

清朝雍正六年,清政府与俄国代表在中俄边境小镇恰克图草拟了关于中俄两国经济、文化以及商业未来发展关系的草案,历史上称为《恰克图条约》,第二年五月,中俄双方正式交换条约文件。这是继《尼布楚条约》之后,对俄方政府有利却不利于中国清朝政府统治的第二大不平等条约。恰克图条约内容是什么呢?恰克图条约内容表达的不平等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顶级贵宾713线路 3

顶级贵宾713线路 ,一、在两国边界方面:条约规定,在恰克图和鄂尔怀图山之间的第一个山坡为起点,从东边的额尔古纳到西边的沙宾达巴哈为中俄两国的国际行政边界线,该边界线以南领土为中国所管辖,边界线以北领土归俄国管辖。

二、在中俄商贸方面:条约规定,俄国商贸团队可以每3年自由进北京交易一次,商贸团队人员控制在210人之内,在与中国人民进行买卖交易过程中,中方不得向俄国商队收取税费。此外,中方应肯定俄国商人在中国交易商品的合法性。

三、在文化方面:中方允许俄方东正教士在北京进行宗教文化传播,同时要接受俄国人到中国学习汉语以及满语。俄方东正教士有权利在中国内地长期居住。

点评:由于恰克图条约在文化、商贸以及领土方面满足了俄国政府的要求,所以从积极的一面考虑,该条约能够对俄国政府侵略中国的野心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但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各方面的主权也受到了俄国政府的一定侵犯。

中俄两国於雍正六年(1728)签订的规定中俄在蒙古北部边界(中段边界)及政治﹑经济﹑宗教等诸方面的相互关系的条约。应清政府划分国界的建议﹐俄国特命全权大使萨瓦‧务拉的思拉维赤於雍正四年十月初八至次年闰三月十四日在北京同清政府代表吏部尚书察毕那﹑理藩院尚书特古忒﹑兵部侍郎图理琛三人会谈﹐歷时六个月﹐会谈三十馀次。清政府要求先划定国界﹐後商谈其他有关事项﹐沙俄坚持先商谈其他事项﹐不考虑划界问题﹐未获协议。最後清政府让步﹐同意中俄国界由两国代表在边境商谈划定﹐原则上应先给俄国以贸易和宗教方面的权利。雍正五年七月十五日中俄在布尔河畔签订《布连斯奇条约》﹐划定中俄在喀尔喀地区的疆界。同年九月初七﹐两国代表在恰克图草签有关两国政治﹑经济﹑宗教诸方面相互关系的总条约草案﹐即《恰克图条约》。次年五月十八日双方在此正式换文。条约基本内容是﹕边界方面﹐中俄中段边界照《布连斯奇条约》的规定﹕以恰克图和鄂尔怀图山之间的第一个鄂博作为两国边界起点﹐东自额尔古纳河﹐西至沙毕纳依岭(即沙宾达巴哈)为界缐﹐以南归中国﹐以北归俄国。贸易方面﹐俄商每三年来北京一次﹐人数不得超过二百人﹐中国不收赋税﹐同时允许俄商在两国交界处进行零星贸易﹐这是後来中俄恰克图互市的由来。宗教方面﹐除原住北京的东正教士一人外﹐准许补遣教士三人﹐同时接受六名俄国学生来京学习满﹑汉文﹐东正教教士在华的居住权从此得到规定。《恰克图条约》使俄国得到了领土﹑贸易﹑宗教等项利益﹐但对其侵略野心起到某种遏制作用﹐中俄中段边界遂得以保持较长时间的安宁。西汶艺术网《恰克图条约》签订的起因:《尼布楚条约》签订后,俄国继续侵略蚕食中国蒙古地区。清政府曾多次建议沙俄举行中俄中段边界谈判,均遭拒绝,被迫于1722年4月宣布中断两国贸易。沙俄政府担心中俄边界问题长期拖延不决,将使其对华贸易受到更大影响,加上同瑞典、波斯连年作战,无力再在中国边境挑起战事,遂于1725年委派S.V.拉占津斯基为全权大使,同清政府代表察毕那、特占忒、图理琛谈判两国划界和贸易问题。1727年8月31日,双方在布尔河畔签订《布连斯奇条约》,随后签订《中俄恰克图条约》。此时的清朝处于某些专家鼓吹的“康乾盛世”时期,而同时沙俄穷兵黩武,国力已大大下降,入侵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遭到惨败。然而清朝政府居然不经过抵抗,就直接把领土割让给俄罗斯,沙俄除将17世纪中叶以后侵占的中国蒙古地区划入俄国版图外,还通过划界侵占了贝加尔湖以西和唐努乌梁海以北伊聂谢河上游地区大片中国领土。这个不平等条约上承《尼布楚条约》,下接清朝中后期一大串不平等条约,清朝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从不手软。<

清廷以在北京同外国使节签约无先例,提出中俄谈判代表在色楞格斯克附近的布拉河畔进行第二阶段的会谈和签约。到此去的俄使为萨瓦,协助的人员有阔留赤甫、郎克和格拉儒诺甫;清朝派去的是郡王额驸策凌、内大臣伯四格及图理琛。从1627年7月4日至8月27日,双方又经过八次会谈,就中俄中段边界和商业贸易达成了最后协议。9月1日签订了划定中俄中段边界协定的《布连斯奇界约》。11月2日签订了根据上述条件和包括中俄商务等关系方面的《恰克图界约》。中俄《布连斯奇界约》不分条款,主要是阐明划分两国中段疆界的原则,有的做了具体规定,如由沙毕纳依岭起至额尔古纳河为止,其间在迤北一带者,归俄国,在迤南一带者,归中国,有的由不久所订的中俄《阿巴哈依图界约》和《色楞额界约》予以具体划分。《恰克图界约》共十一条,包括边界、商务、逃人、宗教、外交等方面的内容,其中边界方面的第三条基本就是《布连斯奇界约》的翻版。关于商务关系,主要是重申“准其两国通商。既已通商,其人数仍照原定,不得过二百人,每间三年进京一次。除两国通商外,有因在两国交界处所零星贸易者,在色楞额之恰克图、尼布朝之本地方,择好地建盖房屋情愿前往贸易者,准其贸易”。

但是清廷对与沙俄贸易并不感到兴趣:一是俄商带来的毛皮等货物,清朝并不太缺乏和需要;二是俄商在华无礼和行为不端,引起清朝不满;三是清朝更关心的是边界与逃人问题,俄国不愿解决,使清朝降低了与其贸易的主动精神。然而清朝多数时候不是根本断绝与俄国的商业贸易,而是提出一些限制。如康熙三十二年规定,俄商来华贸易三年一次,每次不得超过二百人,犯禁之物不准交易,到京后住俄罗斯馆,限八十日回国,等等。五十一年清理藩院致俄西伯利亚总督加加林咨文,不准俄“商务专员”要求由他处理中俄两国商人之间的争端,也不同意破例为其提供沿路食物、栈院等条件,只准许其商队由二百人增至二百二十人,在蒙古境内可走一条近路等。后来俄国企图使来华商队增至四百人,清朝也未批准。和俄国强烈追求商业利益形成明显对照,清朝把维持商业关系作为解决边界、逃人及安全问题的一项辅助措施。

中俄《布连斯奇界约》和《恰克图界约》是继《尼布楚条约》之后,划分两国中段边界和解决商业、逃人等问题的重要条约,在避免边境冲突和发展贸易等方面都有值得肯定的积极意义。问题是,条约本身对中俄两国是不完全平等的,主要是对俄国更有利,即不但使其恢复了和中国的商业关系,取得了在北京和恰克图的自由贸易权利,就是在边界上也得到了对贝加尔至色楞格斯克和安加拉河一带的控制权,并使俄国的边界延伸到色楞格斯克以南的地区,把原来不属于俄国的土地拿到了手。

清朝的愿望在俄国方面也不是绝对没有反响。康熙三十二年伊兹勃兰德·义杰斯带着沙皇交给的扩大与中国贸易的使命来华,由于回避谈判沙俄对中国西北和蒙古的侵略问题,清朝也拒绝了他提出中国向俄国出口贸易等的要求,这对俄国起了一定的触动作用。后来康熙帝派遣内阁中书图理琛等出使俄国,进一步增强了俄国对清朝关切边界问题的理解。因为康熙帝先平定了噶尔丹的叛乱,继之其侄策妄阿拉布坦又反清,他们都得到俄国的援助,策妄甚至与俄国结盟,允许沙俄在其境内开矿,沙俄也向其提出领土要求,清朝为孤立策妄,特遣图理琛等至明末从准噶尔原居地迁到伏尔加河下游的土尔扈特部,联络与策妄有深刻矛盾的该部首领阿玉奇汗。自康熙五十一年五月出发,五十四年三月返回,图理琛不但见到了阿玉奇汗,向他宣读了康熙帝的敕谕,而且来回受到俄国地方官的殷勤款待,也引起他们的警觉。土尔扈特部终于在乾隆三十六年回归祖国。

沙俄政府以对华商业贸易有利可图,实行垄断制度,派官方代表或地方官员组织商队。1698至1718年,就有十个国家商队到过北京。沙皇本人有时给商队下达训令,还规定西伯利亚地方当局不得阻挠来华从事商业活动的人,以此鼓励和推动对华商业贸易,并从中获取巨额利润。1697年俄国对华输出货物总值为二十四万卢布,超过俄国对中亚贸易的总值,而所得利润竟高达百分之四十八。1705至1709年彼得·库狄雅柯夫率领的商队,获利多至二十七万卢布。

俄国拖延解决边界问题是认为这更有利。但是由于商业活动受阻,又不能长久拖下去。1719
年列夫·伊兹玛依洛夫被沙皇任为“特命大使”寻求组织对华商务关系,清朝提出中俄两国在蒙古方面的边界从未确定过,现在有必要确定这一边界,同时要求由他派代表同清朝使节到西伯利亚总督处交还新近被诱逃到那里的蒙古居民七百余人。他只说把这些问题带回去向沙皇报告。1721年伊兹玛依洛夫的使命失败回国,留下郎克作为商务代办继续谈判。七个月后因俄国迟迟不交还逃人,商务关系中断,他也回国了。继之萨瓦·务拉的思拉维赤伯爵,于1725年8月11日被叶卡捷琳娜任命为“特遣驻华全权大臣”,来华谈判商务和边界问题。此时中俄两国都认为谈判边界问题时机已成熟,除了俄国以此推动商业发展外,中国早就希望制止沙俄新的侵略和维护边境安定,还有两国对准噶尔叛乱的各自想法也是一个因素,即清朝想免除沙俄与叛乱分子结盟,急于希望划定边界,俄国想借清朝的急切愿望趁机为自己谋得更大利益。俄使代表团包括熟悉中国的郎克及地理、植物、数学等方面的专家、医生、教士、军官等人,共有工作人员一百人,护送兵士一千五百人。外交部给萨瓦的训令四十五条,商务部给他训令及秘密条款二十条。总括为四点:一,与中国缔结商约,如中国坚持要先解决边界问题,也应为了重要的商业利益而让步;二,与中国划分边界,应以他绘制的西伯利亚地图为依据,俄国不能放弃贝加尔区、乌丁斯克、色楞格斯克以及尼布楚等地,在东部《尼布楚条约》已划定额尔古纳河为边界,在西部不能同意中国提出的让他们在额尔齐斯河上建筑一个城市,此外,还不应把矿区、特别有价值的土地和战略地点让给中国;三,私逃者及非法逃离中国的人,有的已经送回和正安排送回;四,为传教士要求在北京的居住权利。

1625年10月23日,俄国代表团从彼得堡出发,经过一年的周转到达北京。在北京停留六个月,清雍正帝派吏部尚书查弼纳、理藩院尚书特古忒和兵部侍郎图理琛等为代表,与俄使进行了三十多次会谈,就基本问题达成了协议。这就是第一阶段的谈判。

自《恰克图界约》签订后,俄国积极发展对华贸易,自1728至1755年,俄国有六批商队来华。在恰克图的边境贸易也很活跃,特别是私商贸易发展尤其迅速。十八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沙俄在恰克图的贸易周转额,每年约有五十万到六十万卢布,进入六十年代即超过百万卢布。俄国商人获利高达百分之二百至三百。沙俄政府从中亦获巨额税收,1756年贸易额六十九万二千零二十一卢布,收税十五万七千卢布;1759年贸易额一百四十一万七千一百三十卢布,收税二十三万卢布。但是清朝仍对与沙俄贸易不感兴趣,甚至存有戒心。乾隆二年监督俄罗斯馆御史赫庆提议,禁止俄商来京贸易,从此俄商主要集中于恰克图地方的边境贸易。就是在恰克图,由于沙俄的侵扰和收纳逃人,清朝也经常以停止互市进行制裁,自1728至1793年曾停止十余次,每次数日至十数日。乾隆二十九年,清朝以“私收货税,苦累商人”为由停止了恰克图贸易。三十三年俄使克洛扑夫来京企图与清政府订立商约,或要求俄商再赴北京,均遭拒绝,仅与清朝所派理藩院左侍郎庆桂等缔结了通商章程,签订了《修改恰克图界约第十条》,加强了对逃人的管束和惩处。从此恢复了恰克图的贸易。五十年,又因俄国隐匿逃人不交正法,停止恰克图贸易,而且严禁大黄茶叶偷运入俄。直至五十六年,才应俄国的恳请重开贸易。这时双方又感到有必要就商业问题进行谈判,于是清朝派库伦办事大臣松筠并副都统普福·贝子逊都布多尔济与俄依尔库次克总管色勒裴特等谈判,签订了中俄《恰克图商约》。此约共五条,主要是恢复恰克图贸易;两国商人货物交易后,即行归结,不复负欠;双方官吏,以和逊相处;两国边民严禁盗窃;两国边地盗窃人命案件,各就近查验,缉获罪犯,会同边界官员审明后,各归本国处理。这一条约,给中俄双方带来了较长时间的安定,并促进了彼此的商业发展。

相关文章